<acronym id="kiwyy"></acronym>
<acronym id="kiwyy"></acronym>
<tr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tr>
<rt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rt>
<acronym id="kiwyy"></acronym>
<rt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rt><rt id="kiwyy"></rt>
<rt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rt>
<rt id="kiwyy"></rt>

拼不過多多

大事件 大事件 2018/09/24

拼多多爆紅,成立三年市值就高達幾百億美元,讓一眾投資人懊悔沒有早點慧眼識珠,而一堆創業者則從拼多多身上看到了逆襲的機會。社交電商因此被拉到鎂光燈下,投資人想投出下一個拼多多,創業者想成為下一個拼多多。

拼多多上市一個多月后,同年成立的云集被傳,將于明年年初登陸納斯達克,籌集約10億美元資金,目標估值70-100億美元。對此,云集方面保持了沉默。8月,社交電商服務商微盟在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它的對手有贊早一步在港交所借殼上市。

二級市場上同樣躁動不安,拼多多的成功驗證了、也激活了外界對微信10億月活的想象:與云集同屬S2b2C模式的愛庫存和好衣庫都在7月完成了B輪融資;類似拼多多的拼團產品更加活躍,光是8月,就有你我您、食享會、呆蘿卜、鄰鄰壹、十薈團爆出融資消息。

雖然拼多多的成功故事很勵志,但是圈內人都知道很難再有下一個拼多多誕生,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具備。

01

為了A輪路演,楊勛忠從廣州飛到北京,連續兩天工作到凌晨兩點。9月16日下午結束后,他在北京五道口一家咖啡廳遇到路演中的投資人,兩人侃侃而談,不知道是不是太過疲憊,起身握別時,矮桌翻倒,淺紅色飲料濺到楊勛忠隨身的電腦包、充電寶、書包上。

次日,楊勛忠還要拜會五家投資機構,遍及北京城東西南北。他說:“現在不融,再等,至少要明年年后了。融完了,下半年業務就可以跑起來了。”

創業之前,楊勛忠的身份是茵曼COO。不過,兩年來他依然保持著職業經理人的體面,襯衫熨燙得妥妥貼貼,料子純白,胸前有一圈荷葉邊,衣角別在褲子里。

2016年8月從茵曼離職后,楊勛忠創立了茵曼內衣,老東家持股10%,一年多的時間賣了五千萬元。2017年他又做了智能內衣APP項目mimibook。而眼下他正在給投資人講一個社交電商大平臺的故事,做一款集合內容、社交、電商于一身的產品,既有自營,也有入駐商家。不過,完整版APP和小程序還在測試中。

社交電商不是一個新詞,不過今年比較火,拼多多的爆紅,讓一眾投資人懊悔沒有早點慧眼識珠,而一堆創業者則從拼多多身上看到了逆襲的機會。

拼多多創始人黃崢

盡管今年才開始做,但楊忠勛不覺得動作慢了。他說:“市面上多是采購式自營社交電商,我們都是一個圈子的,他們能拿到的貨,我也能。”

是的,這的確是個小圈子。眼下創業做社交電商的,與阿里巴巴都有或多或少的關系。

大名鼎鼎的拼多多創始人黃崢,是從天貓代運營服務商起家的。茵曼是淘品牌,壯大于淘寶,沿用了阿里巴巴的花名文化,楊忠勛的花名叫蕭風。好衣庫創始人鄔強強曾擔任聚劃算事業部總經理,花名叫鬼谷;他的前任閻利珉花名慧空,最近推出了類似好衣庫的寶貝倉,給買手供貨。云集創始人肖尚略人稱小也,之前在淘寶上賣自創品牌“小也香水”。同處杭州的環球捕手,以賣零食起家,創始人李瀟在淘寶上挖到第一桶金,自創的燕窩品牌“燕格格”多年穩居淘寶類目冠軍。

這之中最知名的當屬拼多多。7月26日,拼多多以19美元/股的發行價登陸納斯達克,上市首日股價飆升40.53%,市值最高峰時高達337.7億美元。招股書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連續12個月成交總額達到 2621億元,年度活躍買家 3.44 億人。

拼多多的勵志故事,將社交電商推向了頂峰。云集緊跟其步伐,一個多月后便爆出在籌劃IPO,同樣劍指納斯達克。今年年初,肖尚略對外宣布,公司擁有300萬店主,2017年全年交易額突破100億元,2018年立下的目標是300億元。

與云集一樣用S2b2C模式經營的愛庫存和好衣庫,也于7月完成了B輪融資。不過,與之相比,和拼多多類似的拼團模式更活躍,光是8月,就有食享會、你我您、呆蘿卜、鄰鄰壹、十薈團爆出融資消息。

因為,相比拼團的低門檻模式,云集模式步子邁得更沉重,因而同樣時間下,增長速度慢得多,體量也小得多:一個個拓展個人店主,針對二三線城市對品質有要求的用戶,組織品牌供應鏈,還有自主品牌。

雖然拼多多的成功給了他們信心,也確實拿到了一些融資,但圈內人幾乎認定,誰也無法成為下一個拼多多。

楊勛忠直言,憑借拼多多的商品資源,很難再有下一個拼多多誕生。

同行們認為,三年跑步上市成為小獨角獸的拼多多,能率先沖過終點線,算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恰好滿足下沉市場的用戶需求,投資方騰訊的支持以及微信的紅利,再配以創始人的智慧。

拼多多小程序

而眼下,雖然沒人愿意認輸,但不得不承認,每個玩家都困于自身的局限,跑成幾十億美元公司的可能性大,成為百億美金的小獨角獸難。

楊勛忠說:“微信生態內可能有上萬億的市場,我要求也不高,幾百億總是可以的。”

02

十年前,楊勛忠做過直銷,賣康寶萊。“眼下又回到了原點,只不過從前在別人的體系里,現在要做一個自己的體系。”

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直銷、微商、淘客、社交電商,無論在利益分配機制還是價值觀上都有諸多相似之處,人才也是一脈相承。但這也給后來的發展埋下了藩籬。

杭州向來是電商之鄉,但在這里,云集、環球捕手、貝店三家社交電商“領頭羊”,對媒體約訪的態度慎之又慎。

其中一家負責人直言,不想“槍打出頭鳥”。雖然聲稱嚴格遵守微信的兩級、國家的三級分銷限制,但是依然如履薄冰,外界傳言也一波波不止。其中一家的公關負責人面對AI財經社,剛開始對話,就吐了將近半個小時的苦水,連連辯白。

噩夢猶在眼前。2017年7月,云集被監管部門認定曾在2015年下半年違反《禁止傳銷條例》,被罰958萬元,肖尚略通過公開信承認采用了“有爭議”的推廣方案,但是強調已進行整改。一著不慎,滿盤皆輸。2017年8月1日,環球捕手微信公眾號被封號,顯示“此賬號存在涉嫌多級分銷經營行為違規行為”。

多級分銷的基本邏輯是交入門費,發展下線店主,下線再拉人頭或者消費,上線可以獲得返傭。當然,水面之下還有無數草根團隊涉嫌違規,很多有淘客、微商背景,頭部的分銷商每個下邊有四五十個下級。多位社交電商從業者告訴AI財經社,這種團隊不計其數,且動輒上億規模,在水底悶氣深潛。“三級?人家都是無限級的。”一位從業者說。

分層支撐快速增長,但是一旦正規化,也會迅速萎縮。梅花創投合伙人張筱燕猶疑了許久,還是拒了一家八級分銷的淘客聯盟。

“拿不上臺面的,砍成兩級后立馬就蔫了。”張筱燕感嘆。

峰尚資本高級投資經理李明博曾仔細研究過里面的門道,他說,多級分銷的問題在于渠道成本過高,必須集中在精細化工產品上,例如化妝品、保健品這類無法以固定價值去衡量的產品,方能實現超高毛利,進而讓每個層級有利可圖。像玫琳凱、安利都是經營自有品牌,深入上游,把毛利緊緊抓在自己手里,作為渠道方去跟品牌方拿貨要吃力得多。

“婕斯白藜蘆醇,一個號稱能夠包治百病的東西,一年十億美金,這種生意都是fucking crazy,從來沒聽說過,也不是咱們會去買的東西。”投資人李林壓低聲音說。他接到了上級死命令:堅決不碰有違規多級分銷嫌疑的項目。

“沒辦法洗白,上市的時候券商查得很嚴的。”李林頓了一下,笑了,“其實我還是挺期待云集上市的,看他的招股說明書。”

當然,投資人不排斥吸納直銷和微商的價值。張筱燕加了很多個微商,研究對方的朋友圈。“你看人家這個文案寫的,每天發的很勤奮。他們選品也好,都是爆品,什么衛生巾、面膜。”

03

即便模式走通了,供應鏈也是短板。拿拼多多舉例說,雖然規模已經比較大,但供應鏈問題依然懸在其頭頂,上市后暴露出的山寨貨、假冒偽劣商品等難題,讓其很受傷。

愛庫存和好衣庫現階段都主打庫存,幫助品牌商將庫存賣給微商小B。賣庫存,在貨架電商時代最成功的是唯品會,創業者和投資人期待在新的生態內再造一個唯品會。

當然,庫存的天花板很明顯,唯品會踩過的坑再次出現在創業者面前。中國確實不缺庫存,但是,愿不愿意把庫存教給平臺來賣是個問題,一方面,經銷商會反彈;另一方面,庫存作為引流爆品,品牌商自己的電商渠道比如天貓旗艦店自然也想賣。

愛庫存和云集的主要區別在于B的大小。愛庫存設置了入門和過濾機制。賣家必須拿到小B邀請碼,但每個小B每月最多一兩個名額,如果銷量低于1萬元也會自動被剔除,且被禁止再次進入。一位賣家告訴AI財經社,淘汰機制并不像所說的嚴格,但確實比一般的S2b2C對量級有要求。

云集大部分商家實際上是個人買家,不具備帶貨能力。今年下半年,云集完成品牌升級,主打方向從“自用省錢,分享賺錢”變成了“批發價購物”。

云集官網截圖

云集、有好東西都致力于變成一家像美國Costco一樣的精選電商,SKU少而精,價格實惠,當然,這對供應鏈能力提出了高要求。

有好東西目前最焦慮的是如何從北京走向全國,其六成SKU是食品,而這有著明顯的地域差別,北京的爆品紅心火龍果拿到海南不適用了,因為當地司空見慣。

不久前,拿到融資的你我您、食享會、呆蘿卜、鄰鄰壹、十薈團等社區拼團的社交電商,扼住它們咽喉的依然是供應鏈。拼團模式早在2015年以前就經歷了百團大戰,被證明網絡效應差,門檻低,這次集中在生鮮大品類上爆發了。

相較于,過去的O2O和B2C,由于履約成本過高難以成功,社區拼團將末端倉儲和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都交給“團長”,或者與社區便利店合作,降低成本,只將少量爆品貨品寄存在店內,同時為便利店增加了營收和客流。李明博通過考察發現,這種模式的渠道成本只有12%到15%,所以價格能賣的低,能做到淘寶或天貓的6至8折。

但是,供應鏈做不好死得特別快,早期拿貨價格、品質、穩定性都不能保證,長期來看還是要在上游發力。

“我不太迷信流量玩的特別好的,流量的玩法大家都可以嘗試,但最終還是要回歸零售的本質,賣什么,以及你的毛利空間有多大。”張筱燕說。

04

創業者和投資人都認同,社交電商能走多遠,走多久,最大的變量在于騰訊。微信的流量洼地帶來了機會,它的商業化態度以及流量瓶頸將來也可能成為玩家們的桎梏。

一切發生的太快。2017年9月,愛庫存上線,剛滿一年,連對外品牌定位還在摸索中,叫了大半年“眾包分銷”,又改為“特賣代購”。而量級早已蹭蹭跑開,上線第二個月500萬元,第三個月1000多萬元,預計9月達到3億元。

愛庫存市場總監2017年底入職的時候,團隊還只有十幾個人,如今已然突破500人。“很瘋狂,每天都有人加入。”為此,公司不得不搬家,而且在新辦公地址又陸續把樓上樓下都租下了。

雖然愛庫存起步比同類型項目的好衣庫早,但騰訊的入場讓其優勢地位打了個折扣。投資人陳立峰所在的機構有意接近愛庫存,但在好衣庫接受騰訊B輪投資的消息傳來后,便果斷暫停了。

“涉及到站隊,我們還是要再比較一下。”陳立峰說,現階段好衣庫在優先級上更靠前。

持有拼多多18.5%股份的騰訊,對其發展的助力毋庸置疑。有業內人士說,如果不是被投項目,實際上,拼團在騰訊體系內很容易被判為“誘導轉發”。

“還是要抱上‘騰訊爸爸’的大腿。”張筱燕談到自己看項目的標準后,以此結尾。

在AI財經社采訪中,社交電商一到兩年的窗口期已是行業共識。不可否認,微信的流量洼地還尚未填滿,但是參照天貓、淘寶等貨架型電商平臺的經驗,獲客成本逐步上漲不可避免,最終一切要將回歸零售本質——賣什么,怎么賣,毛利怎么樣。

一般小程序同時會測試多個版本,看哪個會爆,不像APP時代一版接一版地更新。“你一個月測試了A版,第二個月再測B版,時間窗口就沒了。”一位業內人士說,“兩天就能開發一個新版本,內核一樣,套個不一樣的皮,成本低一點,玩法、賣的東西都一樣,用統一的渠道推廣,按鈕的位置不同,名字也不一樣。”

拼多多從2015年創立到成功上市,三年已經是神速,后來者在短時間內復制不容易,畢竟微信的紅利期普遍認為大概只有一兩年。

有一家社交電商公司告訴AI財經社,目前的獲客成本在30到50元之間,而一年以前沒有任何獲客投入,全部為自然增長。張筱燕稱,社交電商的獲客成本最初確實很低,她所投的一家只有20元左右,但難度越來越高,創業團隊只能通過極致的拼團、砍價、發券等玩法來維持。

微信也曾給過被投對象京東流量入口以扶持,只是京東在社交電商上的作為顯然不如拼多多。而如今,不僅僅京東,唯品會、網易嚴選、貝貝網等大小巨頭已然紛紛入場,玩家們很難再有拼多多的運氣了。

“如果微信很開放的話,大家都會進來,無形提高了成本,競爭也加劇了。”張筱燕說。

封面

復活的紙

復活的紙

雙十一“買買買”,撐起了造紙行業的一片天!
從舊貴族到新經濟

從舊貴族到新經濟

一條鏈接易拉罐和蘋果機的鋁變史!
跌下神壇

跌下神壇

新東方三大網紅這一年!
騰訊急轉彎

騰訊急轉彎

騰訊雖對內動刀,但不一定會切著誰。
公鏈的戰國時代

公鏈的戰國時代

“現有的公鏈會死亡90%,甚至99%”
突圍之路

突圍之路

登陸資本市場,是“礦霸”們共謀的話題。
英偉達跌跤

英偉達跌跤

因為“挖礦”熱潮退減,GPU產品需求量降低,導致英...
蓋茨的新革命

蓋茨的新革命

工程師思維可以最終解決公共衛生問題么?
成長的煩惱

成長的煩惱

看似穩固的視頻一梯隊,實則焦慮重重。
焦灼的騰訊

焦灼的騰訊

沒有什么比一份正在回暖的財報更能挽回外界對一家正處...
打開微信“掃一掃”,打開網頁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北京十一选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