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iwyy"></acronym>
<acronym id="kiwyy"></acronym>
<tr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tr>
<rt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rt>
<acronym id="kiwyy"></acronym>
<rt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rt><rt id="kiwyy"></rt>
<rt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rt>
<rt id="kiwyy"></rt>

教育2018|迷霧中瞭望,撥云見高光

多鯨資本 2019/03/02 02:10

人工智能 教育前沿


目錄

一、瞭望篇

  1. 技術:直播成熟,AI將至

  2. 模式:生態遷移,破舊立新

  3. 品類:百舸爭流,編程當首

二、高光篇

  1. 那些喧囂的時刻

  2. 高光刺眼:資本、龐氏、亂象

  3. 最亮之光

(本文共9085字)

撰文|倪同學 葛二爺

編輯| 倪同學

“教育就是階層”。

葛二爺悠悠地吐出煙圈,目光堅定,看著窗外霧霾遍布的北京城。誰也不知道,在這皇城根下有多少學子,在全中華大地有多少學子,為著進北大清華這樣的高等學府孜孜苦讀。題目刷了一遍又一遍,書翻了一章又一章,內心的執念便是, 我要出人頭地。

“是的,階層。”我說:

“上升通道越關閉的時候,大家越重視教育。比如古代,寒窗苦讀,飲冰十年,或許是普通人升至廟堂的唯一途徑。在階層流動性劇烈的時候,比如80-90年代,大家都紛紛下海經商。到了今天,階層又開始逐漸固化,這時候大家又開始重視教育了。”

“沒錯,尤其是現在中國的廣大新興中產階級。我最近一直在想,從移動互聯網開始的13-18年,這幾年間的教育,我們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有什么是我們應當撿起來的,什么是應當放下的。每一天我都從來沒有停止過思考,從最早在新東方的時候就開始了,后來做真格教育基金的時候也是每天在想。”葛二爺說。目光穿透了霧霾,眼神中閃爍著對教育產業這座金礦的真知灼見。

時間的轉盤撥動到了2018,移動互聯網的尾巴上。這幾年的教育行業,究竟發生了哪些巨變?哪些事件的發生,對這個行業有深遠的影響?直播、AI等等技術的演進潤物細無聲,帶來的革命卻如破日驚雷。新載體、新模式層出不窮,微信生態、雙師、線上線下的界限逐漸模糊。少兒編程、在線陪練等“新物種”迭出,讓人眼花繚亂,以為當年自己上了一個假學。更有如達摩克利斯之劍的政策高懸,幼兒園資產政策、預收學費的規定讓從業者感到迷茫。

教育的這些年不乏高光閃現, 我們所能做的,便是用我們有限的認知,和堅韌的探索,將迷霧撥開,看見更遠方的海岸線。

瞭望篇

1. 技術:直播成熟,AI將至

我們回看13-18年的教育行業的發展,尋找最佳的技術應用,會發現 這些年對行業影響最大的技術,竟是毫無驚喜的直播技術。 (這里我們沒有把直播定義為模式創新,是因為直播是綜合了移動互聯網、即時通訊、視頻信號傳輸等一系列的技術組合,具有一定的門檻。)

我們通常提到直播,第一反應便是網紅打賞、電競直播等等。15年成立的映客,短短3年快速崛起,至18年成為港交所“直播第一股”,并由此帶來的陌陌等社交軟件的第二春、9158等PC時代直播平臺的二次紅利、乃至于千播大戰的高度同質化競爭,這個賽道似乎已經完全關閉了窗口。但直播在教育行業中的應用,卻是慢了半拍。 在13-15年成立的在線教育公司,如學霸君、小猿搜題等從工具切入,到了今天竟無一例外地最終轉向了直播。 直播的先行者如14年成立的掌門一對一,一路堅持下來,到今天成為在線一對一的行業第一,吃到了最大的技術紅利。

這其中有兩個核心原因:

其一, 工具類的在線教育應用沒有很好的盈利模式。 墨跡天氣、美圖秀秀等均需要在自身產品之外尋找盈利模式,如墨跡天氣賣空氣凈化器,美圖秀秀賣手機等。哪怕在線拍題工具做到了一億的用戶,產品內還是不會產生規模性付費行為。羊毛出在豬身上、流量變現的模式在這里走不通了。

其二, 直播本質上是優化了供給側。 在前直播時代,為了獲取教育服務的內容,用戶要支付通勤成本,同時跨地域的優質師資難以匹配。直播的出現將交付過程進行了改進,在家即可聽課。 直播將教育的供給側中,一個十分重要的環節:交互,進行了優化,并因此帶來了效率的提升,本質上是一種帕累托改進。 因此直播成為被廣泛接受和應用的技術手段便不足為奇。

那么我們順著這個思路去想,直播之后,能夠進一步優化供給側的是什么?

答案是AI。

今天的AI,很像13年的直播。人人都在談論,卻似乎沒有“殺手級應用”的出現。乃至于學霸君創始人的驚人言論:“以大多數老師的勤奮程度之低,根本用不上AI。”這句話放在今天來看確實沒錯,但如果是明天呢?

AI的前提是大數據。放在教育行業來看,就是在大量產生課前、課中、課后的數據之后,才有AI這一高精尖武器的用武之地。而這些數據,隨著在線教育的不斷滲透,正在以指數級別的速度源源不斷地產生。 海量的數據為AI的應用奠定了基礎。

AI在供給側的優化,提現在成本結構的優化上。直播雖然減少了一些成本,但教育交付環節中的一個核心成本,就是老師的成本,只有AI能夠優化。我們不是說AI終將替代老師,而是在如助教、備課、作業批改等環節, 能夠顯著優化以人為核心的成本結構,同時能夠起到更好的教學效果。

至于AI在具體的應用,如面部識別能夠優化課堂黏度的問題,語音識別能夠優化口語教學,OCR圖像識別、手寫識別能夠優化作業批改等。我們知道目前AI最成熟的應用是在面部識別,在安防領域開始廣泛應用,但在教育領域只是外圍,沒有觸達到核心,語音識別、語義理解這些才是核心。移動互聯網在教育行業的應用相比于其他行業慢了半拍, AI在教育行業的應用依然會稍慢點,將會在2023年左右達到成熟。 畢竟在一個以線下為主的產業中的數據,需要時間的積累。

當然,技術在教育中的應用還會有其他的場景,如AR外教、VR沉浸式教學等等。但這些只是錦上添花。 我們看到的今后5年對于教育行業最深刻影響的技術,就只有AI。 當AI成為老生常談,當我們的學生對機器輔助的教學見怪不怪,當AI成為所有線上和線下的教育的標配,那時候我們身處的,便是一個嶄新的世界。

2. 模式:生態遷移,破舊立新

教育作為一個幾乎和人類文明史一樣悠久的行業,究其本質其實 一直只有一種商業模式:付費上課。 古代的私塾,我們把學費交給先生。今天的知識付費,我們把智商稅交給大V。

不變的是花錢買服務,變化的是人群、行為模式、載體等等。其中每一個要素的改變,都會帶來新的商業機會。我們復盤13-18年,希望能夠捕捉到未來教育中那些正在發生的趨勢。

還是先說說微信。微信內的流量其實是13-18年的最大紅利之一,微信生態的強大虹吸能力,將無論是受眾、服務提供者的注意力都牢牢吸引。對于教育公司來說,微信已經滲透到了包括市場、運營、交付等各個環節,公眾號、微信群、小程序、朋友圈等已經成為基礎設施,無法分割。如通過裂變式獲客能夠降低營銷成本,通過微信群管理用戶能夠提高粘性和轉化等。在微信生態內也出來一波泛教育的機會,如輕課、薄荷閱讀等。

雖然目前如小程序還是有留存和黏性的問題,但由于用戶的習慣逐漸形成,下沉市場的增量紅利尚未挖掘, 微信生態內仍然是廣闊天地,大有作為。

除了微信生態之外,我們也能看到一些趨勢,那就是 以頭條系產品為代表的新生態,正在搶占用戶的時間和注意力。

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抖音。

(圖:新生態的啟示)

我們知道,每個生態的形成,都伴隨著圍繞生態產生的機會。生態和生態之間也會有所區別,如微博這樣的生態,由于只是信息流,沒有支付閉環,因此沒有產生原生應用。對于抖音來說,其以視頻為主要載體的表現形式,天然適合教育內容的分發。再輔以后端服務,將會有很大的想象空間。至于未來究竟會形成什么樣的項目,落地到怎樣的產品上,我們還需等待1-2年。 但趨勢已然發生。

(圖:抖音中已經存在的內容。從點贊和評論我們隱隱可以看到,用戶就在這里,如何配以后端服務是關鍵)

除了抖音等to C的產品之外,還有一個值得關注的方向,就是釘釘生態。

釘釘的創始人無招已經明確將教育作為2019年的重中之重。我們知道釘釘多是在工作中使用的產品,可是在校長、老師、家長這個群體里,我們尋找一個溝通工具的時候,意外地發現釘釘最好用。相比于qq,具有一定的私域屬性并“去娛樂化”,相比于微信多了更多重度的功能,將通知、網盤、郵件等進行整合,并穿透到聊天界面,可有效實現Schoolmaster-Teacher-Parent這一群體的高效率溝通,即所謂智慧校園的一部分。

那么在釘釘生態內,是否會有to S(Schoolmaster)、to T(Teacher)、to P(Parent)這樣的教育產品機會呢?這里其實是教育信息化2.0的深刻命題。教育信息化1.0的主要特征是做大客戶,拿訂單的傳統模式。這里面誕生了如全通教育、立思辰這樣的上市公司。接下來5年的2.0時代,伴隨著SaaS的進一步滲透,特征是看日活、黏性,會出現真正產品級的機會,如幫助作業批改的“一起作業”、校園AI安全監控、體育課堂的運動手環等等。

除了釘釘生態之外,其它巨頭也在積極布局教育信息化2.0。如騰訊的智慧校園生態、百度的教育大腦、頭條投資前Blackboard中國區負責人做的曉羊教育等。2.0時代的教育信息化,將會圍繞著這些巨頭構建的生態展開,畢竟沒有人有實力能和巨頭抗衡,構建底層。教育信息化1.0時代是一個割裂的、數據不能統一的時代,2.0時代則是一個產品和內容等“中間頁”層出不窮、附著于各個生態的應用齊放展開、數據孤島相互打通的時代。全國數以十萬計的中小學,養活了數以千萬計從業者的培訓機構,都將或主動或被動地卷入教育信息化的浪潮中來。大幕正在徐徐展開。

(圖:學校釘釘微應用的部分界面)

我們站在海邊瞭望,海面之上風平浪靜,海面之下,卻是萬物生長。

3. 品類:百舸爭流,編程當首

如果說2018年資本市場的教育板塊有什么熱點,那么少兒編程一定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品類。似乎是一夜之間,冒出了一百多家公司,將這個賽道填的滿滿當當,其中不乏有編程貓、傲夢編程、小碼王等公司脫穎而出,斬獲數億融資。少兒編程究竟有什么魔力,使得資本市場一致看好?看起來高大上的編程教育究竟是創造出來的偽需求,還是真正具有生命力的教育新物種?

(圖:少兒編程賽道部分融資情況,數據來源:烯牛數據)

我們回看13-18年,其間崛起的最大品類,便是素質教育品類。編程教育,其實是素質教育的一個細分領域。從需求側來看,80后的家長大多已有子女,其在教育上的觀念已轉向全面發展,素質教育的需求被極速拉升。同時政策的層面也是打壓文化課,提倡素質教育。從供給側來看,傳統的素質教育交付物已經難以滿足新形式下家長的需求,一些古老的品類如琴棋書畫等,需要進行再次包裝以適應互聯網時代的“素質”需求,供給明顯不足。 在需求大于供給的情況下,素質教育的崛起實屬必然。

于是,在素質教育這個龐大的命題之下,出現了萬帆競過,百舸爭流的場面。課外三點半、課外素質課堂、研學、游學、在線陪練、再包裝的美術音樂舞蹈等等新品類層出不窮,每個細分領域都有新公司源源不斷的出現,以滿足家長們的多樣化需求。如備受二三線城市寶媽歡迎的“樊登小讀者”,通過線下閱讀體驗空間做“閱讀+托管”。如第二課堂“ahaschool”,承擔了類似于我們當年“十萬個為什么”的角色。如拿了老虎、騰訊等上億美金的“VIP陪練”,將樂器學習中的“習”通過在線化的形式進行交付。 這些都是我們未曾想象的教育品類。我們可以看到,在素質教育領域,傳統的交付手段落后于現實需求,交付形態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這一波浪潮中,亦有為數不多的投資機構在素質教育 領域 進行了觸手相當靈敏的人布局,典型如北塔資本 ,投資了愛棋道、畫啦啦、趣口才、音樂筆記等,對素質教育各個細分領域進行了覆蓋。

回過頭來說,為什么少兒編程會這么火?我們看到的,是它的upside。編程有別于其它的品類,因為它的底層是工具,或者說是一套話語體系。無論是scratch和python,抑或其它編程語言,都是一門新的語種。

這點啟示,將我們的視線聚焦到96-98年的少兒英語,對那時的人們來說也是一門新的語言,同今天的編程高度類似。

我們復盤96-98年的少兒英語,第一批賺錢的便是提供底層工具的公司。如外研社,一年10億的碼洋,在全國普及英語的大背景下缺乏教材,于是催生了巨大的市場。這里的順序是工具-教材-內容-服務, 編程創造了工具 ,一種“強邏輯性的語言”,而其它的任何品類中,都沒有底層工具的機會。 不可能有人能夠硬生生發明一種語言,然后讓所有人學習它。(當年確實有人這么嘗試過,比如世界語。)這一點,是押注少兒編程的核心原因。 創造了工具,輸出教材,在公立學校普及編程課程之后,便是極為巨大的市場機會。

另外,從某種意義上說,少兒編程語言類似于樂高積木的模塊,編程的過程便是搭積木的過程,將邏輯性和趣味性融合,訓練真正意義上的“素質”。這時,我們需要回味斯金納那句經典的關于教育的論述:

“當你把所學的東西都忘掉以后,剩下的就是教育。”

當然,不是所有的素質教育品類都值得開發。這里我舉個不太恰當例子,比如棒球,這一風靡美日的運動,具有一定的危險性,并且門檻較高。且從鍛煉的各個要素來說,有太多可替代的更好的選擇了。此時如果將棒球教育作為新品類著重開發,便難以快速打開市場。

我們再按照人群維度來看,有一個一直被忽視的人群,就是老年人群。老年人群的再教育也蘊含著大量的機會。如知名的給老年人提供服務的互聯網產品是“糖豆廣場舞”,其中也包含了教學部分,來學的人通常是那些老年KOL,廣場舞領舞者。 18-23年間,60年代出生的人進入老齡化, 這批人是恢復高考之后第一批老年人,和50后的老年人有很大的不同。 在改革開放的40年中享受到了經濟增長的紅利,有視野,有時間,財務自由,并且活躍在線上。彌補子女不在身邊的空虛也好,滿足年輕時候的遺憾也好, 攝影、舞蹈、音樂、繪畫、書法、理財等領域的老年教育會爆發。 這里也是值得挖掘的巨大的市場機會。

站在2018年的尾巴,瞭望今后的時光,我們希望看到更多的教育新品類,新物種。可以是跨界融合,可以是舊物改造,但希望用更為精彩紛呈的形式,給予市場充足的供給。

高光篇

高光,最早其實是素描中的一個專有名詞。指的是光打在物體上,最亮的那個部分叫做高光。那么當時間之光,思考之光打在教育上,會出現怎樣的物理反應?

1. 那些喧囂的時刻

我們把時間軸拉至兩年,由點及面地細數那些或許被人遺忘的時刻。

以“王者榮耀”、“吃雞”為代表的手游在小學生中的經年風靡。 “游戲”其實是學習的反面,小學生有多愛打游戲,就有多不愛學習。這讓我們思考,學習是漫漫人生中的一場游戲,如何讓小朋友愛上學習?這或許有違天性,但是否有更游戲化的學習方式,將反饋機制做得足夠強,從而同樣消耗了大把的時間之后,能夠有一些正面的東西沉淀下來。再換個角度來想,小學生打游戲都需要智能手機,這里其實側面反映出來,智能手機在preK-K5階段的普及程度。這些移動互聯網原住民,也意味著在線教育的巨大機會。

2017年4月,范語素《我是范語素》爆紅網絡。 這樣的人群,其實是中國“沉默的大多數”,只是鮮有開口說出“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讀的書,命運把我裝訂得極為拙劣”這樣令人驚艷的話語。我們不禁思考,這樣的人群需要接受怎樣的教育,才能讓生活變得更好?“一技之長”這個成語很有意思,這里其實是職業教育的機會。

回看13-18年,出現了大量的體系內教育集團的產學共建,并延伸到高職、大學,但目前的滲透率較低。 進公立體系的產融合作將會是比較大的機會。 而未來延伸出來的市場是新的職業發展的培訓。有人會覺得AI未來會取代大量的低端勞動力,這樣的低門檻技能職業培訓價值有限。但不同時代有不同時代所需要的技能,如AI的出現帶來了“數據標注”這一行業,將大量未經訓練的數據進行人工標注,從而便于進行計算,是AI時代的剛需。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認為,到2030年,中國將有多至1億人需要學習新技能并轉換崗位。 這一點,諸如智能化考試技術和服務供應商巨頭ATA等,在職業教育領域已經進行了轉型和早早地卡位。 適應新經濟的技能型職業培訓,會有巨大的市場機會。

新華網調查統計,54%的95后將網紅作為首選職業。 這里還是引申出職業教育的問題,傳統三大低端職業培訓,汽修,廚師,電腦,催生了巨大的市場。擬在港交所上市的“新東方烹飪學校”,2017年收入為28.5億,凈利潤達6.4億,是舊經濟的代表。而新的機會在于:美業培訓。或者說,廣義上的現代服務業,包括如spa,美容,美體等,而不僅僅是理發。 生活品質的升級導致了服務業的升級,這里會誕生完全新品類的職業教育。

職業教育中比較高端的部分,便是商學院。我們看到13-18年,混沌、黑馬等新型商學院迅速崛起,對應的是中歐、長江等傳統商學院面臨著互聯網的沖擊。高端職業教育的快速迭代,將在未來5年形成更加兇猛的勢頭。把傳統的企業培訓如“思八達”的內容遷移到線上,以社群為聚集,以知識付費為核心,換一種形式販賣所謂的“成功學”,將形成愈演愈烈的趨勢。我們無意評價雞湯的味道,因為人們需要它。

2017年6月,北京高考狀元熊軒昂的言論火遍大江南北。 這是典型的上升通道正在關閉的信號。隨著資本利得和勞動利得的差距加速拉開,教育的消費投入也將呈現兩級分化。其實在今天中國很多中產家庭中,高考早已是一個不存在的詞匯。13-18年我們看到的一個高速增長點便是低齡留學和國際學校。大量的國際學校、地方上的雙語學校如雨后春筍般生長。我們可以看到,當這類型的學校供給足夠時,優質的雙語、國際化課程內容輸出成為機會。同時由于低齡留學的爆發,留學后的住宿、學業監控、生活管理等將會是新的增長點。

2017年11月,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 這件事帶來的影響尤其深遠。當利益和稚嫩的兒童產生了沖突,暴露的便是人性的弱點。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到,這件事的主犯就在這兩天被判刑一年零六個月。事件的背后,則是幼兒園在資本高速推動下的狂飆突進。幼兒園的集團化也成為這幾年間的一個顯著現象。直到國家在今年11月出臺的政策,防止幼兒園過度資本化,才踩了剎車。而這距離紅黃藍事件過去了整整一年。我們順便思考,如何給兒童提供更優質的教學內容?在幼兒園供給高速增長的情況下, 幼教領域也出現了內容輸出的機會。

2017年11月,攜程幼兒園虐童事件。 還是幼兒園,但有所區別的是,這種其實是企業日托班。隨著幼兒園政策趨嚴,0-3歲的日托從教育部門剝離到了計生部門,日托班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市場。在美國也早已有Bright Horizons這樣市值65億美金的上市公司。對于白領群體來說,日托班確實是剛性需求,雖然有攜程事件,但這件事的社會意義是存在的,只是中間亟需規范性和企業家的嚴格自律。上海正在頒發日托班的相應牌照, 日托這一巨大市場正在逐漸成型。 資本以及其背后的腦袋要起到保護兒童的作用,而不是反之。

2018年初,四部委聯合整治K12課外輔導機構,并叫停“杯賽”。 這件事情在短期內,看起來似乎是教育行業的利空。但其背后,我們看到的是對于“亂序”的糾偏。民辦教育野蠻生長,狂飆突進了如此多年,早已亂象叢生。比如今年便出現了部分教育機構拿著學費“跑路”的事件,限制了學費預收,便能夠限制這種情況的發生。比如在線教育行業中的“潛規則”——刷單,沖數據來忽悠VC的錢,這些本質都是監管缺乏之下的極端逐利行為。 對民辦教育進行強有力監管,我們看到的是整個行業的回歸理性,讓認真做事情的那些人能夠獲取市場的豐厚回報。

2018年12月,中青報《這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的文章刷屏。 過去5年,地域性的線下機構進行渠道下沉,如精銳等,實現了高速增長。可沉到中國的最底層是什么?越下沉,成本越高,越難管理。這些機構之后的發展,線上化成為唯一路徑。 典型如新東方在線,作為最早一批線下連鎖培訓機構新東方布局的在線教育機構,經過逾10年的發展,也即將進行自己的港股上市正名。 對于極度貧困地區的學生來說,優質的教學師資何其難得,因此如前文所說的直播技術的普及,也是消弭教育不平等的一劑良方。在線教育在中國的廣大貧困地區,正在進行時。

2018年末,資本寒冬、互聯網寒冬帶來的裁員潮。 大學擴招10年,營銷、IT、設計、財會等每一個品類的人群都已經供給過剩,一旦出現需求下調,那些水平不夠硬的人便面臨失業風險。 因此在經濟周期的低谷中,“在職人群的再培訓”將會成為增長點 職后培訓的核心之一是重塑內容,將單個品類用原創的體系進行闡述。這里的典型如“三節課”講營銷,“饅頭商學院”講產品等等。職后培訓的每一個品類都有重塑內容的機會,在經濟不好的時候給大家提供新的學習素材,一起捱過寒冬。

2. 高光刺眼:資本、龐氏、亂象

資本是永恒逐利的。因為資本的背后是人性,而人性是永恒逐利的。熙熙攘攘,利來利往,只是在教育和資本這兩者的化學反應中,有些相當成功,有些刺激過度。起起落落便是資本市場的常態。

圖:2006-2022,資本起落如潮水。2022年將會是新的起點

資本給予你的,最終會還回去。 在接下來的幾年里,教育公司會回歸到15-18倍的正常回報PE,進入理性階段。 這其中, 以卓越和精銳為代表的線下培訓 機構,預計將會在19年開展大量的并購。作為深耕多年的K12培訓頭部公司,標準化和精細化運營會做得比較好。疊加上市之后的資本壓力, 導致出現以頭部公司為代表的K12線下機構開始了新一輪區域擴張趨勢,因此整個K12課后輔導市場集中度會明顯提高。 新東方、好未來等的新一輪擴張從17年就開始了。)當一個行業進入成熟期,出于邊際成本和效益的考慮,并購事件將會規模性發生。資本的規律始終沒變。

我們復盤這幾年,最大的感慨就是, 所有那些年在線教育的雄心壯志都一一落空,最后全都回歸到直播賣課一條路上。 不由有種“好一似食盡鳥投林”的感覺。第一代在線教育創業者,出現在以滬江網為代表的PC時代。第二代在線教育創業者,出現在以學霸君為代表的移動互聯網時代。那么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第三代在線教育創業者,該攜以怎樣的產品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

我們拭目以待。

除此之外,有一個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就是所謂的“教育龐氏”。 當教育被過度商品化的時候,便會出現類似于“龐氏騙局”一樣的景觀。當市場充分競爭,沒有人能夠掙到超額利潤,只剩辛苦錢。一個行業長期熱門,超額利潤被瓜分殆盡之后,剩下一地雞毛,這時出現了一波“閑人”,不想掙辛苦錢,這時,只能去靠教新的人來掙錢。這時候,教育幾乎是一個黑箱,為龐氏創造了完美的環境。再想深一點,似乎某些人文類學科也是如此,但隱藏得更為隱秘。

更令人觸目驚心的,是將教育徹底商品化,并且輔以強洗腦營銷手段的把戲。 在這種規則下,教育產品甚至和保健品、理財產品一樣,被一些人拿來兜售,教育微商、教育傳銷、教育P2P等等怪象,正一步步侵蝕著人們的底線。這些人此處不便一一列舉,但猖獗一時者,終究不能興盛一世。時間自會篩除沙礫。

我們應當高度警惕。

3. 最亮之光

我試圖找出最亮的高光。或者說,我想找出這些年,對教育行業影響最為深遠的因素。是某一件事,某一個人?是舊事重提往傷口上撒的鹽?是無力改變的不能承受之輕?

非常難以具象。思來想去,只好總結為一句:

基礎教育回歸民生。

只有這件事,是真正對未來5年,乃至30年的教育產生最為深遠的影響。我們所談論的“劇場效應”(個人追求利益最大化會導致集體秩序失衡,最后形成整體悲劇)、教育不公平等等,都是表面現象。政府出臺的一系列政策,如幼兒園相關的問題,課外培訓機構監管等等,都是基于此項考慮的頂層設計。

基礎教育回歸民生,這句話的背后蘊涵著三點驅動因子。

其一,中國經濟從投資和出口轉向消費,而教育是拉動消費的核心。 三架馬車中,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過剩,由于中美貿易戰等原因出口受阻,逐漸轉向消費驅動將是必行之舉。

其二,生育率的持續下 中國的生育率已經下降到更替水平以下,現在只有1.3。由于基礎教育支出占家庭的比例過高,形成民怨,少子化將會直接關系到未來30年經濟的發展。

其三,政府希望將40年的改革紅利回歸民生。 本屆執政黨的態度非常明確。

基礎教育回歸民生,便不會出現如延長義務教育時間、將幼兒園變為盈利但禁止資產證券化等情況。這些都是行業可能面臨的“滅頂之災”。目前出臺的政策多是出于規范性考慮,從更為深遠的意義上來說,中國的教育行業將會有長足的發展。

于是,最終便回歸到那句,教育是 “15度角仰望,30年永續經營”。

-end-


本文來自新知號自媒體,不代表商業新知觀點和立場,轉載請注明來源。

若有侵權嫌疑,請聯系商業新知平臺管理員。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北京十一选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