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iwyy"></acronym>
<acronym id="kiwyy"></acronym>
<tr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tr>
<rt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rt>
<acronym id="kiwyy"></acronym>
<rt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rt><rt id="kiwyy"></rt>
<rt id="kiwyy"><optgroup id="kiwyy"></optgroup></rt>
<rt id="kiwyy"></rt>

一个联赛席位卖6000万美元?这背后是电竞世界的“中美格局”

2018/09/24 09:30


中国队伍上海龙在《守望先锋》联赛(OWL)难求一胜,并不能证明中国人不适合玩这个游戏。在9月16日落幕的《守望先锋》泰国站的比赛中,中国队接连战胜瑞典、澳大利亚、丹麦、泰国和西班牙五个?#20801;鄭?#20197;5战全胜的得以晋级。他们将在今年11月份举行的暴雪嘉年华上展开淘汰赛阶段的比赛。

无论是中国的《守望先锋》玩家,还是游戏的出品方动视暴雪来说,都是个乐于看到的结果,给长期在国内热度欠奉的《守望先锋》赛事打上了一剂强心针。今年8月和9月初,暴雪分别宣布了OWL第二赛季的扩军队伍,其中有三家来自中国,背后的投资方分别是能兴集团、B?#31454;?#34382;牙,他们将分别代表广州、杭州和成都三座城市。

从暴雪方面选择的战队投资方来看,可以大致分为两个类别:

一是在互联网、游戏、电竞领域背景的公司,如首尔王朝背后的Kabam、上海龙背后的网易以及新加入的虎牙、B站等;

二是在传统体育领域?#22411;?#36164;的公司,如波士顿崛起背后的Kraft集团、纽?#23395;?#38660;天擎背后的Sterling.VC基金联合创始人。

▲OWL战队的投?#25910;?#21015;表,传统体育?#23395;?#21322;壁江山。注:第二赛季加入的新队伍尚未公?#32423;用?#31561;信息。(制图/万雨芯)

值得一提的是,列表中包括OpTic Gaming、Team EnVyUs、Misfits Gaming等在内的多家电竞俱乐部,也都获得过传统体育圈?#24335;?#30340;注入,是电竞与传统体育交叉跨界的产物。

根据ESPN的消息,此番OWL的扩军还提升了席位费,最新的席位费在3500万-6000万美元,而OWL组建初期还只有2000万美元。相比之下,?#38431;?#38596;联盟?#20998;?#19994;联赛(LPL)的坊间传闻席位费则是3000-5000万人民币。

暴雪敢于开出高昂的席位费的原因之一在于OWL联赛在第一赛季期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其开赛首日就吸引了40万观众,2018年总决赛期间的观众总数共为1080万。整个赛事期间,在播出平台Twich也长期排名赛事类前三。

而在商业上,OWL赛事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其首赛季共有5?#20197;?#21161;商,分别是英特尔、惠普、丰田、电信运营商T-mobile和糖果巨头Sour Patch Kid。同时,还有一?#25509;隩witch达成的2年9000万美元的转播合同。此外,在季后赛季后赛开打前夕,迪士尼 XD 频道和 ESPN 的多个频道与暴雪公司达成了转播协议,转播守望先锋联赛季后赛的对决。

OWL官方没有公布任何一?#20197;?#21161;商的赞助金额,不过据联盟内部人士向ESPN透露,OWL联赛获得了赞助和转播费收入达1.5亿美元,其中英特尔和惠普的合同价值分别为1700万美元和1000万美元。C9俱乐部创始人兼CEO 杰克·艾蒂安(Jack Etienne)在推特上公开声称,OWL第一个赛季所取得的商业收入达到了他没能预料的高?#21462;?/p>

根据暴雪官方曾经向我提供的一份OWL联赛为战队设置的收益分享机制文件中,?#20449;得?#25903;战队的收入来源除了有联赛的净收入分成和联赛相关物品的销售收入之外,还有战队主场城市和场馆每年获得的全部收入(超过上限的部分中,将有一部进入联赛的共享收入池),而且各支战队还有权在各自主场所在地举办最多5场的非专业赛事活动。

▲暴雪方面所为OWL设置的收益分享机制。

但在目前,进入OWL赛事的投?#25910;?#24819;要借此盈利恐怕为时尚早。

各队的主场尚未建立,四项收益中只有联盟收入分成和周边收入分成两项,仅仅依靠这两项想要收回高昂的席位费并负担职业电竞俱乐部的运营还是相当困难的。

尽管如此,外界依旧对OWL的新席位趋之若鹜。这一方面自然是看好OWL赛事在未来的商业潜力,另一方面,拥有27年历史、推出过多款现象?#38431;?#25103;产品的暴雪,在北美当地社会资源上的积累也被外界所看好。

在组建OWL联赛之初,暴雪公司CEO 鲍?#21462;た频?#20811;(Bobby Kotick)就得到了NFL新英格?#21450;?#22269;者队的所有者罗伯特·克拉夫特(Robert Kraft)和他儿子乔纳森·克拉夫特(Jonathan Kraft)的大力支持。他们参加了2016年度的暴雪嘉年华,彼时同行的还有丹佛掘金队和洛杉矶公羊队的所有者斯坦·克伦克(Stan Kroenke)、密尔沃基雄鹿队的所有者韦斯利·埃登斯(Wesley Edens)以及金州勇士队的所有者乔·拉科布(Joe Lacob)和皮特·古伯(Peter Guber)。

其中,罗伯特·克拉夫特和斯坦·克伦克最终都出资购买?#35828;?#19968;赛季的OWL席位(斯坦·克伦克即克伦克体育娱乐公司的所有者)。而乔纳森·克拉夫特之后对ESPN记者雅各伯·沃尔夫表示,他们在之前曾接触过一些有出手意向的战队,但对这些?#23433;?#26681;的、自下而上的事物”感到“不自在”。直到他们看到了OWL,感受到了其未来在商?#30340;?#24335;上的发挥?#21344;?#21644;与一座城?#20852;?#32465;定的可能性,然后决定投资。

相比之下,拳头游戏在北美电竞市场如今要略逊一筹,?#38431;?#38596;联盟》在北美的赛事NA LCS在今年年初开出的新战队加入的席位费只有1300万美元,而原有战队也需要支付1000万美元的加盟?#36873;?/p>

这一方面是关注度上的原因。根据Esports Charts的报告,OWL在第四阶段期间,平均每场的观众数量为59万,而NA LCS在夏季赛期间的这一数字是15.5万。

另一方面则是NA LCS和OWL面临的环境不同所导致。前者的赛事体系向NBA等成熟体育联盟借鉴较晚,初期更多是以游戏厂商的市场推广策略而展开。这么做最大的弊端在于,早期没能将俱乐部的盈利模式放入长期计划中,后期又因多方利益牵扯而难以调整,从而加重俱乐部的运营成本。TSM电竞俱乐部所有者安迪·丁(Andy Dinh)就曾在推特上公开质疑NA LCS的赛事生态不利于俱乐部的商业运营。

相比之下,OWL没有这方面的烦恼,他们可以照搬成熟体育联盟的生态体系,相当于在空地上盖新楼。对于投?#25910;?#26469;说,投资一个能看到长期盈利希望的标的是更好的选择。尽管目前来看,NA LCS俱乐部背后的投?#25910;?#20204;也不差,全部都是美国职业体育背景,包括了没?#22411;?#36164;OWL的乔·拉科布和韦斯利·埃登斯,但不健康的俱乐部?#26222;?#29366;况会影响投?#25910;?#20204;的支持力?#21462;?/p>

▲NA LCS战队投?#25910;擼?#22914;今已被美国职业体育巨?#35775;?#25152;?#21058;臁#?#21046;图/万雨芯)

拳头方面也在NA LCS赛区开始尝试改革,不过动作相比中国LPL赛区要?#26376;?#19968;些,目前仅仅启动了联盟化取消了升降级,而关于地域化的动作还没有进一步的信息。

对于中国的新投资方B?#31454;?#34382;牙来说,他们选择入局OWL还有资本层面的原因。这两者在今年分别在美股敲钟,以?#28210;?#25773;平台的属性,进军一项在美国有不错关注度的电竞赛事,可以理解为一种在美股市场的PR行为。虽然OWL席位费不菲,但与NBA、NFL等赛事相?#20154;?#26159;比较便宜的了。

面对中国电竞市场,暴雪显然也是有想法的。此番他们?#19994;?#30340;合作伙伴都能为OWL赛事提供支持,虎牙和B站可以扮演转播平台的角色,而能兴集团则可以带来运营CBA俱乐部广州龙狮的经验,后者旗下还有佛山国际体育文化演?#23637;藎?#26410;来或可以作为战队主场使用。

但是,想让OWL能在国内站稳脚跟,暴雪方面依旧会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毕竟多方数据显示,OWL在国内的关注度与LPL、KPL(《王者荣耀?#20998;?#19994;联赛)相比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另外,《守望先锋》这款游戏在中国的热度更令人担忧。一位游戏行业资深人士就对我说,卡通画风且门槛较高的射击游戏很难受到中国玩家的喜爱,如今在全球风靡却在中国市场遇冷的《堡垒之夜》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其实暴雪一直在中国尝试着电竞的?#36866;隆?#20294;是在早期,暴雪对于电竞有着不同的理解。“对于暴雪来说,电竞=社区。他们从来都没有承认过电子竞?#32423;?#31435;的价值,电竞在暴雪的理念里,是游戏外玩家的交流延伸。”垂直媒体大电竞的创始人周奕在?#21015;?#20307;育2016年发布的一篇专栏中曾写道。这样的思路导致暴雪当时更多会以锦标赛的?#38382;?#24320;展电竞,这看上去更像是游戏厂商的市场推广策略。

另一方面,在暴雪的王牌项目《星?#25910;?#38712;》、《魔兽争霸3》盛行之时,是赞助商等第三方在电竞赛事唱主角的时代。当电竞进入“厂商时代”时,暴雪在中国没有热度能与?#38431;?#38596;联盟》所匹?#23567;?#33021;做电竞的产品,部分程度上也导致失去了在中国做电竞的先机。

在2017年,暴雪曾尝试过在中国举行《守望先锋》OWPS,并找来了赛事承办商香?#37117;?#21010;。只不过该赛事仅举办了一年就没有再继续,而夺得该赛季冠军的MY战队也在夺冠后宣布转型其他电竞项目,原因是即使夺冠了也没能缓解俱乐部的严重亏损。

▲MY在OWPS夺冠后宣布转型

但随着去年暴雪在OWL上的?#24230;耄?#21487;以看到这家游戏巨头对于电竞态度和策略的明显改变。客观地说,拳头在电竞赛事职业化和体育化上的探索更早,且为业界趟出了一套较为可行的模式并不断更新,这也让后来者得以借鉴。

但OWL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商业开发上的追?#20808;?#23454;出乎意料,这也让外界对目前这?#21482;?#28909;现象的可?#20013;?#24615;和门槛提出了质疑。

后发的OWL如今的优势在于可以讲一个依托于主场的“全球电竞”的?#36866;拢?#20174;而高频次地营造不同民族之间的情感对抗,这点是目前刚开始尝试出海的KPL和只有在季中冠军赛、洲际对抗赛以及全球总决赛三个阶段能做这么做的LPL所不及的。?#27604;?#36825;带来的问题是时差和高昂差旅成本。

目前暴雪也正在进一步完善《守望先锋》的赛事体系,除了OWL之外,开篇所提到的《守望先锋》世界杯则是他们重点发展的杯赛模式。让队伍以“国家队”的?#38382;?#21442;赛,显然也是为了发挥其在全球市场布局电竞的优势,强化不同地区的对抗冲突。同时,暴雪也在架构OWL之下的次级联赛,分为公开争霸赛、挑战者选拔赛和挑战者系列赛,这也能为OWL输送部分人才。

暴雪在北美的强势和在中国面临的挑战,从?#25345;?#31243;度上?#20174;沉说?#19979;全球电竞圈的两极——中国与北美表?#20540;?#23601;像两个不同的电竞圈。尽管腾讯在中国电竞圈牢牢?#23395;?#30528;头把交椅的地位,但是在北美资源的比拼上,无论是拳头游戏还是腾讯自?#28023;?#22914;今尚很难?#30340;?#36319;暴雪及其所拥有的关系网所?#36141;狻?/p>

在这两年,电竞在全球快速发展的时间里,暴雪和腾讯之前分别在两个电竞圈内施展着自己的打法,暴雪抓取北美的强势资源,而腾?#23545;?#22312;国内乃至亚洲地区完善电竞赛事体系,两者之间基本“互不干扰”。

而这一平衡在明年也许就会被打破。伴随着试图弯道超车的暴雪进一步拉拢中国伙伴的入局,另一方面拳头继续?#24179;?#20840;球赛事改革、腾讯加快自有赛事KPL乃至其他游戏出海,为了争夺更多的资本、观众和收入,无论在全球还是中国市场,两者在接下来的一年大?#24597;?#24471;有个商业上的正面交锋。

?#27604;?#25105;们别忘了电竞领域的另一个玩家Valve,他们将在明年把DOTA2国际邀请赛(Ti9)带到上海的梅赛德斯奔驰中心,这是他们首次来到中国。尽管V社并没有把电竞视作体育赛事来运作,这与当下的暴雪和腾讯都不同,但也许仍会在到时扮演一个“搅局者”的角色。



本文采集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文章来源:?#21015;?#20307;育

收藏 |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QQ分享 | 返回顶部

知识库

已收录新知
1 2 1 2 3 7
北京十一选五预测